網站公告: 北京文博交流館關于智化寺修繕閉館的公告   北京文博交流館2020年決算草案公開   北京文博交流館2021年單位預算信息  
網站搜索:

·首頁

    正統七年(1442年),張太皇太后崩;“三楊”中的楊榮已先卒,楊士奇則因其子殺人被捕入獄而堅臥不出,只有楊溥在朝年老勢孤。王振無所顧忌,越發飛揚跋扈起來。自此,明仁宗、宣宗開創的寬厚仁愛、繁榮昌盛的中興局面剛剛露出曙光,便轉入到黑暗的宦官專權時代。
    據《明史》記載,明朝開國皇帝太祖朱元璋曾置鐵牌于宮門,高約三尺,上鑄:“內官不得干預朝政,預者斬”。王振此時命人摘去鐵牌。隨后,他在京城為自己建造了一所豪華的宅第,并于宅東“建智化寺,窮極土木!敝腔T前豎立“敕賜智化禪寺之記”和“敕賜智化禪寺報恩之碑”兩碑,碑文稱:“悉捐已資,僦工市材,建茲寶剎!薄八轮ㄒ,殿、堂、門、廡,各以序為,與夫幡幢、法具、庖(福)、廩庾之類,靡或不備。規制弘敞,像設尊嚴,涂暨堅完,采繪鮮麗!蓖跽褡约撼鲑Y建立的智化寺,殿堂高大,裝飾豪華,佛像及各種法器一應俱全。智化寺的建筑時間“蓋始于正統九年正月初九日,而落成于是年三月初一日”,竟然只用了不到兩個月。建成后,王振報告給英宗,英宗于是賜名“智化禪寺”。目前山門上漢白玉橫匾“敕賜智化寺”仍存,“敕賜”意為皇帝御賜的寺名,所謂“智化”就是以佛的智慧普度眾生。


智化寺山門門額敕賜智化寺

    智化寺的建筑時間之短,成為智化寺的一個謎團。清代的《天咫偶聞》就認為智化寺是王振舍宅而建,黃云眉《明史考證》也持同樣的看法。近代的朱啟鈐(字桂莘,1871——1964)先生頗疑振改舊第為寺,借建寺之名,另營新宅,記中所云,乃故弄虛玄,為避免言官彈舉耳。
然而《明書》曰:“振族黨并誅,第宅沒官,改京衛武學”。由于智化寺之西就是武學胡同,如果此記載可靠,那么智化寺近旁的宅第就一直在使用。換言之,即王振舍宅建寺的可能性就很少了,至多只是舍一部分宅第。
    對于短期內建成的智化寺,著名的古建專家劉敦楨先生給出的解釋是,懷疑碑文所記開工、竣工年月,未必與事實符合。
    其實,從王振本傳“作大第皇城東,建智化寺,窮極土木”的行文記載推測,他建宅第、建寺院應該是統一規劃。寺院早已規劃完畢,而且宅第竣工后接著修建寺院,建筑材料也應該早已準備充足。因此修建寺院的過程只是純粹的施工過程,這就大大縮短了工期。而且,王振當時是呼風喚雨的人物,修建寺院所需的人員、材料自會源源不斷,綽綽有余。修建智化寺的具體情形,史籍付之闕如。不過,王振還修建過其他的寺院,可借此進行推斷:“初,王振佞佛,請帝歲一度僧。其所修大興隆寺,日役萬人,糜帑數十萬,閎麗冠京都”。(《明史》卷164《單宇傳》)王振修建大興隆寺之時,就“日役萬人”,對于自己的家廟自然會更加不遺余力,施工的速度自然不能以常理推測。

大吊日骚屄网